考研经验

马宜萱作品集:我和老师的故事&现代诗两首

发布时间:2019-10-05 22:20作者:信息发布中心来源:

(作者马宜萱,是深圳市红岭中学高中生,她从小喜欢写作,目前已有多篇文章、诗词作品发表在各类媒体平台,她的作品写实而富含真实感情,获得众多老师与读者的赞誉。)


我和老师的故事——


又到教师节了。

掰着指头算一算,好像今年已经是我有老师的第十个教师节了。整年,听着怪隆重的,可偏偏又再平淡不过,找不到一点儿可供我“强说愁”的材料。老师记不清换过几轮了,两个人的指头加起来也数不清了,很多老师的名字也都已忘掉了。他们轻轻在我生命里擦一下,像写意画里的一片云,远远飘过,剩一点淡淡的痕。

我是最怕老师的那类孩子,除却课上,从来不敢直视我的那些“蜡烛”。别人和老师打得火热,叽叽喳喳叫老师笑逐颜开,我却为了不跟老师碰上眼溜着墙边假装看路;别人下课就去办公室问东问西,而我就算是老师开口问我有什么问题,也只会尴尬地摆着手否认;别人和老师亲如一家,大大方方去办公室请老师吃糖喝饮料,我却连去办公室请假都能紧张到手心发汗….我永远只敢盯着地板听老师跟我说话,再不停地说谢谢。

我想那些老师恐怕会觉得他们在我心里恶如修罗,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讨厌透顶;可最叫我自己感到矛盾的是,我越喜欢一个老师,我就越怕在她面前做的不好,于是越不敢在她面前随意,最终以至于跟她生疏得更出一种境界。

我不知道这种心理来自哪里,只知道这种莫名的恐惧已刻在了骨子里,非如关公一样刮骨而疗不可。而这,实在有些悲哀了。

乍别的老师里,仿佛就有好几例这种恐惧所导致的遗憾了。尤其记得我初中的物理老师,永远很是温柔的笑,虽然带点口音,却会认真的把每一堂课讲好,每一堂课下都被团团围住也不会不耐烦。她会用红笔帮你圈出所有解题值得关注的细节,再跟你把过程仔细地过一遍…我从来没什么问题,从未接受过这样的殊遇,然而每次她被围在讲台上时,我都会看一眼,再跟朋友若无其事地为问题军团摇头惊叹——我一直以为,在她心里,我应该是那种最玩世不恭的学生,从不做笔记,也从不问问题,仗着脑子不错应付了事,实在很有些讨厌。我一直以为,直到那天下午。

我记得很清楚,阴郁的一片天,灰白的一片云,淅淅沥沥的雨滴滴答答,冷冷的桌漆映着冷冷的教室灯,讽刺地印着那惨白纸上血色的数字。从第一掉到A也不算,简单得让人心颤——然而我还在笑,还在跟旁边的人嘲笑我自己一塌糊涂的答卷——下课铃早响过了,卷子也讲完了。多么平凡的一件事:考试惨败。可对我已经是一切的崩塌。

我精心维护着自己的自尊,灵魂飘在半空看另外一张脸嬉笑。她在教室外喊了我的名字,机械的我耸耸肩膀走了出去,照例低着头,手插着裤袋,满不在乎,灵魂却在无声的颤抖,为被放弃的恐惧。

可她什么也没有说。她只轻轻地问我:这次怎么了?状态不太对啊?

机械的我回答道:不知道,可能我不会吧。

她好像有点困惑:我觉得你不会的。你的能力不在这里。

我的表情有些裂了,只能继续低着头,笑里却爬上了一点勉强。

她挥挥手:我期待真正的你。

听起来有些矫情,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上来了。我努力睁大眼睛,让眼泪再转了一会儿,只敢含糊地嗯嗯嗯……太傻了,可我就是受不了老师对我太好,稍好一点都要诚惶诚恐,尤其是我喜欢的。

后来我确实让她的期待落实了。下一张白色的卷子上写着漂亮的满分,真正的我,是这样的吗?

她宣布我是我是唯一的满分时,我终于敢看她了。铺天盖地的掌声里,她笑得好像是她自己拿了国际一奖,那么满足开心…..我的鼻子又有点酸了。

我终于没敢像其他人那样跟她亲近,可那份认可,那份同样的喜悦,我想我会一直记得。

像写意画里的一片云,尽管只留下了那一片淡淡的痕,却已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背景,少他一笔,不能成画。

 

 

诗词集——

马宜萱

活着的

笑着的

哭泣着的

沉默着的

在夜里

洒下光的种子

 

顺着疯长的藤蔓

灰色的围墙

鲜活的青年

负重的蜗牛

在这流动的夜

在时间的奇点

 

爬行

爬行

留下粘稠的痕迹

 

请听

藤蔓缠绕的生命:

 

在生命所不及处

在繁星的荒漠

 

是星

咯咯轻笑

 

这长寿顽劣的死物

早已明白了:

 

光属于永恒

而永恒的造主

却只能在永恒的微末里

祈求

那易干的痕迹

被刻在最后

最后一颗石上

 

 

马宜萱

做一朵云

去天际漫游

 

去听萧萧风过

去寻潇湘雨落

去绘彩练千条

 

去草原

在凌空飞蹄之上

去汪洋

在漫天碧波之间

去远山

在峰脊锐利处呼啸

 

你若想寻我

请仰头

 

在碧水浸染的

苍茫梦中

在太初伊始的

混沌之里

 

你会看见我

 

看见这世间最纯洁的

最肮脏的

最多情的

最无情的

 

看见我烁烁的白衣

漠漠的眼

浅浅的愁

&n最新网赚bsp;

我会飘流

于无边荒芜

会归依

向万物渊源

 

会消逝

在你平生所见

最盛大的一场雨

上一篇:西农科大师生用“种子”拼出爱国情
下一篇:没有了